灌篮高手之樱木

      这句话好像是流命的艾菲大说的:流川总会死去,就像青春和梦想总会死去一般。
      重温《灌篮高手》并不是什么计划中的事,有一天在校内上看到一段“樱木询问阿牧年龄”的视频,搞笑的不得了,才想起这部让人又哭又笑的动漫。SD谈不上是我的最爱,最喜欢的动画片还是看了不下十七八遍的《葫芦娃》,不过SD绝对是最特别的存在。小城市可怜的娃们因为频道数有限,没有很多动画片可以看,特别是来自日本的动漫,后来电视台为了创收,开了一个点播频道,才有了小丸子、机器猫、龙珠等日本动漫,当然SD也是其中之一。点播意味着的要钱,刚上初中的娃很穷于是就在电视机前坐等别人点。所以那时候的状态很微妙,经常守着电视也不调台,宁愿干等也不要错过。得来不易看得也就愈发认真,相同的一集看许多遍也不会觉得厌烦。然后就知道篮球应该怎么打,于是和一群LOLI带着球闯进了武装部的篮球场试身手,最终被赶出来;也知道男生打篮球很帅很好看,于是趴在乐中操场看台的栏杆上,看他们打球,虽然这么多年,也没有出现一个流川枫。后来点播台突然停掉,只剩下电视机里蓝蓝的一片,伤心了好久因为觉得再也见不到红头发的樱木他们那一伙人了,像是亲密的伙伴离我而去,现在要形容那种感觉,就是“虐心”,可我当时还不懂这个词啊,又觉得为此哭的话太过丢人,就一直忍到长大。
      等我长大了,也就忘了,心境也变了。路过篮球场也难得转头去看,也不关心是否有帅哥之类的,也从没想过要重温一下SD,虽然我当时那么喜欢它。就是没想到再看一遍后发现整个青春都在里面。有帅哥有美女,有梦想有热血,有迷茫有遗憾,有误入歧途,有浪子回头,美好却不完美。这不是青春梦是什么。整个动漫看下来,真是无比佩服井上对少年心性的洞察力,那些相继出场的人物,总能在他们身上看到当年的影子。当年没有宅基腐的世界很纯洁,大家都是中二症患者,怀着舍我其谁的气概向前冲;当年有一帮勾肩搭背的朋友;当年对爱情还有点小憧憬。重点是,当年,他们高中,我们初中,还可以期待可能会有流川;十年以后,他们还是高中,我们却在奔三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,都不好意思再提自己喜欢流川了,更别说心里其实明白,哪有什么流川。他们永远年轻,被冰封住了,或者本身就是梦,追赶的过头了,也就只能看着他们渐行渐远。不再可能缩短的距离。
www.512.net ,       艾菲尔是懂流川的,因为不能长伴长随,所以才会一生怀念,青春也是。热血还是那么热血,又觉得很心酸,像是一场告别式。
       我很喜欢流川,但是要我说为什么,却很难说的出口。就像原来喜欢的那个人,为什么喜欢现在我还是弄不明白。可以判断的就是,我希望看到他的身影。应该最先是因为外貌。流川枫清俊的颜,飘飘的刘海,冷冽的眼神第一次让我知道什么叫“帅”,然后,篮球还打那么好。就算不会像流川命们身穿迷你裙,手拿彩绒球,节奏一致、步伐整齐,大喊“流川枫,我爱你”,我至少也会像晴子那样,目光一直不会离开流川。是拉,当时是因为好看啦。但是现在却是打心底里喜欢。那个总是一言不发看着不近人情的小子其实活得简单极了,只要有篮球和睡眠,他的一天就是充实的。你要想用什么利益纠葛或凡尘俗世去烦他,得到的准是那句标志性的“白痴(多啊吾)”,也可能你说着的时候,他就睡着了。有人说了,流川,他是月亮上的人。
      “我管你是谁,只要是打扰我睡觉,我就不饶他”,所以德男被揍了,老师被揍了,挡路的汽车也被骑着单车的流川撞了,他还是自顾自的吹起泡泡,留着口水继续会周公。
       除了篮球,他对一切反射弧都超长,也毫无戒心,自己什么都不明白的情况下被樱木怀恨在心,“报复”的时候,用得最多的还是“多啊吾”,还有那难得一次的“手滑了一下”。我想流川直到全国大赛比完,都还不知道樱木为什么不喜欢他。
       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是他的原则,人家对他好,他也对人家好,比如对彩子、对赤木,就算是对樱木,也是如此。当樱木向他道歉,请他再给自己示范一次上篮时,他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樱木说:可以。(乱入一下,喵的,叫我就没这么好说话啊,示你妹啊,我绝对拍死他。樱木那个死小孩,使鬼点子欺负我们家枫枫,看到他拿球砸流川,真想冲进电视里把他拍到墙上去!)
       流川和樱木其实一样,都是顺从自己的心的人,一样直接,都有种天然呆的气质,本质相同,就是冰火两重天,所以你看到他们俩一起思考关于大猩猩成绩好这一问题,一起琢磨怎样把打架隐瞒过去,他也一脸淡定的认同樱木关于赤木像大猩猩的说法,但樱木是真的讨厌流川,流川也是真心觉得樱木是个白痴。
       每次动漫里出现流川Q版的包子脸,都会想象正常版流川在这一情况下的样子,然后实在想象无能,为什么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流川,在一起又那么和谐。
       不是冷傲孤僻,故意耍酷,因为眼里只有篮球,又不喜欢说话,所以与篮球无关的话能少说则少说。不说话的流川很酷,可是流川一说起话来却又很惊艳。流川并不排斥在球场上和樱木的合作,当两人一起防守仙道时,只听他冷静的指导樱木:身体重心放低,眼睛盯住对手,步伐动起来;当樱木因为害怕犯规而缩手缩脚,流川下巴微抬,倨傲的看着樱木说:喂,这一点都不像你;当最后樱木灌篮成功却因为犯规没有得分时,流川又几乎是以一种安慰的语气对樱木说:喂,对你而言,真是可惜。还有那无数次的“多啊吾”,让人觉得简直就是这个场景的点睛之笔。流川是真正了解樱木的吧,对手之间的了解,也是队友之间的了解,所以每次对付樱木,他都是一击中的。
       也许,流川与别人最大的不同,就是他看似冷漠的外表和他对篮球的执着之间的强烈反差。那么爱睡觉的他也会早起去练球,认认真真的对待每一场比赛。因为有目标在,于是就是义无反顾的朝着目标努力,从来不曾迷惑:分数丢了就抢回来,被对手打败就要赢回来。
   
     “我要跟你one on
one。”对丰玉的那场比赛,被南烈撞伤眼睛的流川坚持上场,没有了距离感,他就干脆闭着眼睛靠感觉投篮,“这样的篮我投了几百万次了,我能够感觉的到”,球进了,他告诉南烈说:“我绝不会后退一步。”
        同样不能想象,是他,受了伤的流川,号召湘北队喊出了那句口号:我们很强大!!
        对阵山王时,流川对樱木说的那句话:如果你不想换人的话,就豁出命来吧,正是流川自己的座右铭,用生命燃烧梦想。怎样的简单执着。
        现在我来回顾,只觉得这个别扭又认真的小孩单纯的如此有爱,不知不觉中是离彩子更加近了。可是晴子的暗恋却又真的是我原来的暗恋。想要成为日本第一高中生的流川,眼里只有篮球。流川眼中的篮球,和晴子眼里的流川,一个是毕生追求,另一个却遥不可及。篮球被打倒体育场外,流川经过晴子身边去捡球,却始终没有看过晴子一眼。感情并不是SD主要诉说的东西,可是这一场景我始终觉得特别动人。晴子的暗恋宣告失败,所有的流川命从此都只能是单相思。流川只会看到他认定的东西,他不会接受死缠烂打,甚至是最最真心的爱意。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晴子,却可能都会有自己的流川枫吧。我只凝视着你,你却从来不曾体会过我眼里的情意,真是青春期里伤感又无奈的小情怀。我明白晴子的难过也是我的难过,所以也才会为她难过,心有戚戚焉。那时是真伤心呢,现在却觉得就算是当时的小伤心也是一种美好。确实美好啊,流川是因为篮球,是篮球而不是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对晴子视而不见,这本身是一件很萌的事。而且,如果当时是HE,也许晴子不久就会发现他才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流川,然后转身走掉,很遗憾的结局不是么。在成人的世界里他们的后来可能会发生一系列狗血事件,可是在青春里,远远地凝视才不辜负那份感情,即使很艰难。记得有人说过,青春期的美好,大都出自青春逝去以后的怀旧叙述,实际上青春却是充满挫败、尴尬和伤痛,如同化冻的沼泽。所以当我看到晴子眼里充满泪水的时候,我是穿越回了十年前的自己在感受,才那么伤心。
       流川,他是月亮上的人,也许是个梦,够不着的。
       可至少他当时存在啊。又觉得好心酸,现在的我,再也不能随便犯花痴,不能像晴子一样只凝视着一个人了吧。就是清风风说的,在回忆的时候,伤心的部分还是伤心,快乐的部分也变成了伤心。
       因为最喜欢的是流川,所以才把他当做青春的代名词,别人的青春可能是三井,是樱木,是藤真,是仙道。SD很神奇,井上塑造了那么多个性鲜明的人物,平分秋色,每个人都有他们的粉丝。这是部几乎没有坏人的动漫,那个青葱岁月,每个人不过凭着一份骄傲和一份义气过活,自高自大,却也少不了伙伴。我以后可能会不记得三井跪在地上流着泪说:“我想打篮球!”但我一定会记得铁男回头对三井说:“再见,sportsman。”三井重回篮球队后,很可能从此与铁男是两条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,可是,那是朋友的选择和梦想,不管怎样都要支持。说完那句话后,铁男毫无怨言的帮三井抵挡住挑衅的混混们。就是这样,平时损你惹你生气的那帮人,在关键时刻总是会成为救星。所以樱木军团总是很受欢迎,他们在樱木被甩的时候撒小纸片吹小喇叭庆贺,当樱木在球场上出糗时幸灾乐祸;可偏偏是这帮人,
帮樱木打架、为了去看樱木的全国大赛豁出命去打工赚钱、贡献自己的零花钱和一个星期的青春帮樱木集训投篮,闲的时候自己找事做,从未埋怨过樱木因为篮球而冷落他们。很简单的理由,因为那是朋友的梦想。这就是男人们的友谊。有那么一群人,一直陪着你,支持你,帮助你。其实也正因为如此,那段其实苦涩残酷的青春才这么值得回忆吧。
        而所有的故事不过是源于梦想。几个小伙子们凭着对篮球的热爱和执着,让球队由弱变强,迈向全国的故事。SD里几乎每个人都对赢有着一股执念,对他们来说,对赢的追求就是对篮球的追求。赤木和暮木一直挂在嘴边的称霸全国,樱木的天才篮板王,流川的日本第一高中生,三井的MVP,宫城的神奈川第一后卫。。。与其说是想要赢球,不如说是想要实现自我。其实实现自我并不非得靠赢球,可是那些16、17岁拽拽的,不可一世的少年们却只认定输赢。似乎只有仙道不是,他好像对一切都漫不经心,闲来无事钓钓鱼,平时的训练也经常迟到,可是打篮球的时候他又是很快乐的,不是一对一时超越对手的那种快乐,而是送出一个个绝妙的传球、助攻,组织全队打好球的那种快乐。他和流川说,在篮球场上,一对一并不是唯一的战术。他甚至忘记了曾经对手的名字。仙道这样的人,好像并不属于十七岁。我好像有点敬佩他。至少我跟他们那么大的时候,也觉得输赢还蛮重要的。
       人可以被信念支持着做许多事,樱木因为对晴子的迷恋开始学习篮球,短短几个月进步飞速,最后全国大赛,背部受伤的樱木却一把跳起,郑重的回答晴子:我喜欢打篮球,这次是真心的。流川的one
on one
在遇到劲敌泽北时被彻底打败,他却在这个时候笑了,那是整部SD中流川唯一的笑容,然后他通过传球组织起湘北队一轮轮的进攻。三井一次又一次在精疲力竭的情况下投出准确漂亮的三分球,“既无力跑动,也无法甩开对手,除了三分球之外我一无所有,现在我的眼中,只能够看见对方的篮框——”,他盯着对手问,说说看我是谁?他的名字叫做三!井!寿!是个永不放弃的人。
       全国大赛对阵山王的比赛还剩最后9.4秒,比分77:78湘北落后,流川运球快攻,篮下传球,樱木接球。在还剩两秒的时间内,樱木在45°角的位置起跳射篮,绝杀山王。樱木流川二人击掌。
       无法形容这一掌给我的震撼,实在是帅到掉渣!还剩20秒的时候泽北进球,我以为比赛已经完了,我觉得他们已经非常非常不容易了,我想这样就好了,为什么要那么拼呢。可是,那帮不服输的小子们居然在最后十秒反攻绝杀!!真是令我又羞愧又激动的一刻,他们的结局并不是小时候传闻的各种吸毒车祸,他们赢了王者山王!!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感情似乎都浓缩在了这最后一击掌中,所有的热血,所有的期待,对湘北队所有的喜爱,还有所有对梦想的追求、坚持或放弃。最后只有泪流满面。
       小时候101集TV版的记忆版总算是补全了,可是当初的热血呢?还在坚持梦想吗?找到了前方的目标吗?

求胜心

他的身体素质及训练给了他强大的自信,他在桌子上刻着“天才”两个字。这份自信也激发出他无穷的战斗力,而且对手越是强大,战斗力越是旺盛。仙道说樱木就是能激起人求胜的欲望。个人的能力加上求胜的欲望往往能产生奇迹。

翔阳的,是个基本功扎实,行动灵活的出色篮球手,甚至完全可以成为一支队伍的皇牌,但就因为缺少那么一点求胜的欲望,表现总是平平。与之相反是,三井绝不放弃的求胜欲望,弥补了他两年的空白,所以他能在比赛的关键时刻,迸发出令人震惊的能量。湘北的队长赤木、流川、樱木求胜的意志都很强烈,相比较这四个人而言,宫城求胜意志略弱。

对战山王的后半场,失分达20多,从赤木、流川、三井、宫城到球场上的每一个人,都认为湘北败局已定。唯有樱木,对胜利的渴望从未熄灭,越战越勇,成为球队的救世主。这一战集中体现球队气质与漫画精神,赤木对河田,流川对泽北,湘北对山王,无疑在实力方面的差距是极明显的。无穷的斗志,让湘北的球员在比赛中成长了起来,最终战胜了不可推翻的山王王朝。海南教练高头在看到如此大比分落差后仍迎头赶上后,惊叹道:“这真的是太精彩了!”

毅力

樱木这种颇具爆发力的狂躁型人格,毅力是最难得的。樱木打篮球的毅力也并非一蹴而就。开始打篮球是为了吸引晴子的注意,初始打篮球的热情有了。后来遇到了一手遮天的男子——流川枫,流川在长相、身高、球技都要高他一筹,并且满满地占据着晴子的心。这股嫉妒像毒蛇一般缠绕着樱木,使他从见面起就视流川为死敌。反过来流川的刺激成了樱木成长最大的动力。队长赤木称霸全国的梦想感染着樱木,不知不觉中也成了自己的梦想。暮木那份执着的永不放弃的决心缓缓给樱木注入力量。就这样樱木慢慢地喜欢上了篮球,没有出风头的狂想,没有自我麻醉的念头作祟,身体和意念全部专注在篮球的技巧上。慢慢的这份喜欢成了打篮球毅力的主要来源。

身体素质

他在速度、运动量、弹跳力与力量方面是难得一见的奇才。而且这种身体素质还在不断提高,打了几个月篮球加上体能训练后,他长的更高、跳的更高,跑得更快了。如果说流川华丽的球技深不见底,那樱木的体能则是深不可测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